欢迎光临湖南乐翔航空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

湖南乐翔航空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公司动态>走进茶陵那些书院:这座古城最深厚的文化底蕴

走进茶陵那些书院:这座古城最深厚的文化底蕴

分享到: 更多


茶陵,丘陵起伏、河溪蜿蜒、平畴镶嵌,既不处大江要津,也不处通衢门户,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近乎“化外”的山区小县,却有着“一州形胜雄三楚,四相文章冠两朝”的美誉。

缘何?根植于斯的书院文化。

茶陵书院兴于宋,盛于元,至清代发展到鼎盛。历代兴建的书院,包括经馆层次的社学、义社,共38所,其中29所续办至清末。茶陵书院数量之多,宋代居湖南第三、元代居第二、清代居首位,可谓文化奇观。

所以,茶乡人会读书并非偶然,这方水土蕴养着求知好学的传统。据统计,在历代科考中,茶陵有127人中进士,其中,状元、榜眼、会元各两名,殿元一名。举人、贡生、副榜、生员等之多更无法准确统计。

数百年来,茶陵书院建了又废,废了又建,塑造了这座古城最深厚的文化底蕴,成了茶乡人割裂不开的文脉,即使有的只剩下残垣断壁,仿佛还可以听见当年的读书声。

书院,成了茶乡人心中抹不去的乡愁,鞭策着一代又一代的经世济用之才和饱学之士,走出家门,阔步天下。

焕然一新的洣江书院

500年轮回,洣江书院重飘书香

夏日午后,茶陵一中校园狮子山下,一组白墙灰瓦的古式建筑群格外显眼,在古樟苍柏的映衬下,如一位优雅深沉的智者蛰伏守望。

明弘治十七年(1504),被贬至茶陵的知州林廷玉,以培育人才、敦厚地方民风士习为主张,倾力倡办了洣江书院,以供士子诵读、存养,当时,这里集中了最为优秀的人才,历代书院的山长也都是名望之人,清末状元萧锦忠,翰林曹诒孙、经师尹学周、廉吏尹占寅等数十位先贤,都曾在此执教,洙江书院也成了湖湘著书立说的文献之地和传道、授业、解惑的师儒学舍之地。

推开厚重的木门,“吱呀”一声打破了书院的寂静,我步履轻缓地行走在石板路上,目及之处,皆是雕梁画栋,崭新雅致。穿过主敬斋、行恕斋、修德斋、大讲堂、大成殿、御书楼、宗道祠,手指滑过窗门,沾染了些许灰尘,另一些被激起的尘埃在阳光下轻舞,透过此,我仿佛看到了贤人在烛光下掩卷吟诵,看到了笼罩在理学大儒头顶智慧的光芒。

明末清初,洣江书院差点毁于战火,后经修复和扩张,成了茶陵规模最大的官办学院。虽为官办,但捐资兴教之风非常浓厚。清乾隆6年,洣江书院因年久失修,亭基被水淹没,荒败几不能用。在时任茶陵知州张廷琛倡议下,市民乐捐园土和俸银,5个月内将洣江书院迁建于城内南关。

科举废止后,洣江书院改为州(县)立高等小学堂,“民国”二十三年(1934)改为茶陵、安仁、攸县、酃县四县联立乡村简易师范学校。“民国”三十年(1941年),湖南省立第二中学迁入洣江书院。到解放初期,洣江书院仍然保留了基本格局,但之后经历了”大跃进”、文革,1982年,书院房舍全被拆除。

2010年6月茶陵启动洣江书院复建工程,2012年5月竣工并对外开放。重修落成后的洣江书院被列为茶陵一中的重要教育设施,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教育相结合,承担讲学、藏书、教学等功能,并免费对外开放。

经过500多年轮回,这里重飘书香。现在,这里每日都会有游客前来参观,书院里陈列的文房四宝、古籍、教本等,让游客们不由地慢下脚步,以高山仰止的心境瞻仰文化遗存,用静穆之心体验多读书、读好书的种种妙趣。而且,不少在外拼搏的茶陵籍成功人士都乐于回乡捐资助教,以这种方式记住乡愁。

茶陵县立列宁高级小学校旧址

列宁学校六十周年校庆合照

雩江书院:从书香院落到红色摇篮

来到秩堂,茶陵县立列宁高级小学校旧址门扉紧闭,前坪长满了杂草青苔,走起来有点打滑,两边墙壁上硕大的革命标语显示其不平凡的经历,叩响门环,黑魃的院门訇訇作响,门上有漆皮掉下。

列宁学校校长陈美赶来给我们开门,推开老旧的大门,只见空荡荡的大堂,正中间挂着一幅列宁的画像。大堂两边原本是教师宿舍,后来改成了列宁学校后勤人员的住所。“想在这里开展红色展览,但要通过文物部门批准,手续繁杂,资金也不够。”陈美说,如今,只有一间小杂物放置了与列宁高级小学有关的物品。其实,与这个“革命”色彩十足的名字相比,雩江书院才是它更久远的历史。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茶陵州志·学校》载:“雩江书院,在州东,嘉庆二十一年茶乡十六、十七、十八都公建。中为讲堂,后为掌教宅,左右为斋房,前构奎星楼,旁有池沼,缭以

崇垣其地,旧呼州头,脉自雩山,蜿蜒而来,树木葱蒨,江水萦绕其前,故名。”

雩江书院于明崇祯十七年(1664)建立,坐落在秩堂乡毗塘村,故又名“毗塘书院”,至今保存较为完好。秩堂可谓茶陵的文化主动脉之一,这里学风浓郁,信守“穷不辍学,望子成龙”的育人成才的理念,走出了李东阳、彭维新、张洽3位大学士,以及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曾在雩江书院求学的彭维新考中进士,后官至内阁协办大学士、兵部尚书。

民国20年(1931)12月,书院由茶陵县苏维埃政府改办为茶陵县立列宁高级小学校,民国22年(1933)10月因工农红军反“围剿”失败而被迫停办。列宁学校为革命队伍培养了段苏权、陈志彬、刘长希、刘宗舜等一批杰出人物。被毛泽东主席赞誉为“模范团长”的陈冬尧也曾在列宁学校就读。

1956年5月5日,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胡耀邦同志重上井冈山返程途经茶陵时,特地前往视察,并题写“列宁学校”校名。1990年12月,学校举行了六十周年校庆活动,与会人员达三干多名,时任山西省军区剧司令刘长希,湖南省林业厅副厅长刘宗舜均到场。2004年,茶陵县立列宁高级小学校旧址被确立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明朝末年建的谭氏宗祠距离列宁学校不远,重修之后,已成为散落世界各地的谭氏宗亲寻根问祖之地。2011年世界谭氏宗亲大会,近20个国家的300余人来此恳亲祭祖。

【人文故事】

湖南历史上第二个状元——萧锦忠

在清代,状元大半出自两江,湖南在此之前,仅一个衡山人彭浚得此殊荣。道光二十五年,茶陵士子萧锦忠考取状元,打破了这一垄断局面,成为湖南历史上第二个状元。

萧锦忠自幼刻苦读书。家中贫困无银钱购书,他就用手抄录。他所学的经史书本,全是他一手抄成,订成册的。萧锦忠每日抄数十张纸,可谓苦学不掇。道光十二年(公元1832年),萧锦忠考中举人。而后在京客居十余年,与名士来往频繁。

萧锦忠擅长诗赋,诗文广为流传,大家都期望他能高中鼎甲。道光二十五年开科,萧锦忠终于考取状元,官授翰林院修撰,填补了湖南两百余年的状元空白,湖湘为之轰动。省会长沙唱戏庆贺,北京湖南同乡会唱戏庆贺一个月。茶陵民众创办书院的热情陡然高涨,茶陵书院的发展也由此达到鼎盛。受萧锦忠雁塔题名的激励而创办的书院,17年间,多达14所。

及第之后,萧锦忠归乡省亲。两个弟弟相继身亡,因此他上疏辞官,回家侍奉父母。赡养双亲期间,萧锦忠闭门著书,意欲成一家之言。咸丰四年(1854年)冬,萧锦忠烤炭火中毒,大志未成,卒于家中。

【那些消失的书院】

明经书院:茶陵最早的书院

明经书院坐落在今火田镇五门村二组(杉园里),是茶陵县最早的书院,由火田尹姓创办。

各版《茶陵州志》载,宋绍兴二年(1132)正月的一天,岳飞奉枢密院之诏,第一次来茶陵追剿杨么农民起义军曹成割据势力。他率兵八千余,从江西出发,到达茶陵,选择在茶王城敌地附近的火田营盘岭驻扎。如今只要提起营盘岭,火田镇五门村的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不仅知道是岳飞的兵营,还能绘声绘色讲述当年岳飞与“一经堂”的故事。

岳飞部队进驻五门村时,当地富豪尹彦德“给赀粮、扉屦,犒师三曰,士饱马腾,武穆王嘉之曰:‘彦德长者,财有余,而学不足,当以一经教子孙’,手书二十八字以赠”。

南宋文学家杨诚斋(字万里。,谥文节,庐陵人)从汴梁亲书“一经堂”相赠。后来,尹彦德之子尹士望在“一经堂”旁建造“明经堂”,宋高宗赐“明经堂”为“明经书院”,成为茶陵唯一的一所皇帝赐名的书院。

嘉靖年间(1522~1572),大儒程朱理学代表人物湛若水、邹宅益等应邀至明经书院讲学。邹守益传授江右王门(王守仁)的“慎独”师说,强调“戒慎恐惧所以致良知”。明万历(1573~1620)以后,书院基本颓废。从宋至明代的500多年中,当地学风浓厚,这个书院里走出了十多名进士。

经调查,书院初建时,一进前后三栋。土改时,砸烂“长生观”许多菩萨。1958年,撤除寺观,将其砖一部分修建雪地水渠,一部分在旧址上改建成火田公社卫生院。尔后,又撤除卫生院,改建为民房。

东山书院:曾是南方最大的私刻中心

东山书院位于茶陵县腰陂镇东山村,是元初湖广省影响最大的私立书院,尤以刻印出名,系元大德七年(1303)陈仁子创办。

在南宋景炎二年(1277年),陈仁子以漕举第一名而授登仕郎。元灭宋后,他隐居故里,在东山村修建了东山书院。据茶陵的地嘉志及陈氏族谱等史料记载,东山书院坐落在东山大塘界上,即今东山村第十四组东山墟上。

东山书院坐北朝南,占地广阔,前后共有三进,中为讲堂,后为藏书楼,左右为书斋、膳房等。陈仁予一心教授生徒,培养了不少人才,比如陈仁子的子侄宪孔、宗孔、容孔三人,后来都成了饱学之士。陈仁子的外甥谭绍烈,经荐举入仕后,官至泉州巡察使。

在他的带领下,东山书院成为当时中国南方最大的私刻图书的书院,沈括的《梦溪笔谈》就是其所印书籍之一。历经七百余年的风雨,东山书院所刻印的书籍,因年代久远许多已经亡佚,但还是有一部分幸运留存到了今天。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和湖南、重庆等省图书馆以及台湾中央图书馆均收藏有东山书院的原刻图书。

东山书院“明代毁于战火,清代由十三都捐资复修,后废。”民国初年,改建为“三圣宫”(前后两栋),成为左、右十都绅士与读书人集会地。后栋于1950年倒塌,前栋于土改时分给刘丙庚、谭物仔两户村民居住。1979年统一规划新村时被拆除,旧址已兴建民房。

如今,书院旧址已成为一片池塘,看不到任何遗迹,甚为可惜。但东山村浓郁的学风一直在延续,人们都尊师重教,新中国成立后,几乎家家都有大学生,还出了不少研究生、博士生。

杜陵书院:培育士子百余人

杜陵书院是茶陵一所较早的族办书院,据《垄溪李氏族谱记载》,该书院是高陇龙集人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进士、南雄司马李时珍之孙李祥淑倡建。李祥淑自任山长,教授李氏子孙。杜陵书院虽办学时间不长,却培育士子百余人,其中进士3人,中举人者8人,亦因大学士李东阳的世祖李祁等掌教书院,曾名噪一时。后书院因兵火所毁。

【鸣谢】

本版部分史料来自《历代茶陵书院》、《三大学士故里》,感谢洣江书院、列宁学校、秩堂镇政府等单位提供资料。

【记者手记】

保护文化就是留住乡愁

人类社会活动与历史文物保护,也许是个亘古难解的矛盾,就像那些消失在历史洪流中的书院,他们曾有灿烂的历史,曾孕育了无数文人贤士,却留不下一个具体的架子。

然而,已经消失的无法追回,但沉淀出的文化却可永远根植于心。经过千百年创造的优秀文化,常常融入一个地区的血脉,升华为集体乡愁。我们要做的,除了保存、整理和研究,还有就是发扬光大。

如重修洣江书院一样,我们可以加大对遗留书院的修缮、保护、开放、宣传力度,建立历史记忆类场馆的完整体系。也可以让茶陵书院文化的精华走进社区、校园、企业,促进文明建设、德育教育、道德建设,2014年,茶陵在云阳山国家森林公园打造以历代文人墨客描写云阳山的诗词歌赋为主的“诗道”,在茶祖文化园增加以茶为主题的“诗词景观园”,在新建的东阳公园新添以明代内阁首辅大臣李东阳的诗词为主的“诗墙”“诗碑”便是很好的尝试。

保护文化就是留住乡愁,从当下开始,还不晚。

© 湖南乐翔航空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12578号-1